畢祿羊頭都是老朋友—至少對於我而言,我每個都認識,不管是山下的他們,還是山
上的他們。他們大家,雖然有的很嘴泡,如張秘密、伍BenQ、陳小花;有的很安靜卻不時
做些大家意料之外的有趣事,如坤銓、加琪、慈馨、小ㄅㄨㄟ;有的貌似安靜心底卻很機
車:如老彭、洪澎湃偉琮;淳諺是唯一老實頭,從頭到尾都保持內外一致的隊員。我喜歡
長期合節拍的來往更勝似短線的炒作,所以,畢祿羊頭很沈靜卻讓人感覺很舒服。

首先,天氣好的恰逢其時,早上精神抖擻、振奮前進的時辰,太陽和煦地在天上照耀
,雲飄過、風吹過,滿林道的松針鋪地,一山谷的清溪縱流,十一個人各有各的苦水和積
怨。在8.3K之前的空間,大多都迴響著許多機車垃圾話,直到小ㄅㄨㄟ認真比對歷來行程
記錄後,赫然發現「林道旁的廢棄機車」,似乎不在它原來被記錄的位置上,而是神奇地
移動了近2K的距離,跟舊記錄上與工寮相近的記載非常不符;因此,畢羊除了「旋轉營地
」之外,新添了一筆「移動機車」的記錄。

隨後,兩條相隔不過五十公尺遠的水源,只因為中間多了一個8米落差的上坡,照例
引起一陣「要不要裝水」的討論—這是一種必爭的心裡感覺,感覺對了才舒爽,沒有原因
。又過了幾分鐘,各自的新舒爽點出現了,也就沒有人再記起剛剛的取水小議論。這中間
坤銓一直默默地觀察大家的需求,看有沒有人做不安全的舉動或掉東西;老彭的相機始終
掏掏收收,照些舒爽的影像,始終如一的沒甚麼話;洪澎湃自在地坐在瀑布上洗雨鞋、涼
臀部;一眾小男生在水邊取水兼嘰哩呱啦,一眾小女生時在背包邊、時在水邊入鏡兼吃。

偉大的花襯衫時刻:畢祿登頂,在折人的陡上之後出現。十三點鐘,八位花不溜秋的
十三點,穿著精心挑選而來的花襯衫,加上三位含蓄但也盡力把自己弄花的主力,拍下畢
羊有史以來最顯眼的登頂照「藍天、綠草、花襯衫」。由於是第一次如此花俏又騷包的登
頂,大家還特地等到所有台北縣登山會的人員都下山了,才一個比一個慢地掏出花襯衫。
不過,強烈的彩色花俏圖案,效果顯然很不錯,人人心情都好了起來,該笑的笑、該照的
照,連洪澎湃都很豪氣干雲地演起「艋舺」老大來(等放上youtue再呈現給眾位看官),只
是,他的澎湃之氣全從漏風的褲子洩光了—這不是重點,重點在於畢祿山頂的展望被雲遮
住大半,使所有人驚覺時間不早,盡快啟程。13:50我們從樹林中再度出發。

道經悶熱的鋸齒連上下切時,太陽隱遁,為數不多的水滴從天而降,灑落幾許涼爽。
沒在怕的大家,聽從謹慎坤銓的建議,七嘴八舌套上雨衣,隨意亂扣,繼續前行。全力貢
獻臺灣經濟的洪澎湃任著自己的腳步踱在最後,強大的身影隱沒在箭竹林裡,卻沒有人擔
心他會怎麼樣—沒辦法,他長得就一副很罩的樣子,還有光哩!沒見識到鋸齒第三峰前需
用盡全力攀援的大岩壁?他老大站著頭就已經平岩頂高,更別論人家才跨了三步就跳上頂
,「人高真好」!

巨型穩重,羽量級則很靈活。鋸齒前首見6米大岩壁,全體極墮落地花一小時才渡完
,何以如此?有例解答:彭植見壁興起,第一次採無裝攀登,捨棄有繩區,直鑽稀疏箭竹
間的手腳點而去,輕輕鬆鬆跑到壁頂,引起大家注目。已登頂的陳小花看著靈猿學長的巧
妙身影,一時技癢,在彭植不知道哪時候又偷攀下底後,也跟著向下無裝攀爬,順利獲得
掌聲。不久,彭植又不知道從哪裡背著背包冒出頭來,又出現一次!大概此壁爬煩了,他
往後繼續前進。疲憊的小ㄅㄨㄟ、慈馨、加琪也一一奮力重裝攀爬成功,終於,大家全體
前進。(伍BenQ和鐵人諺好man啊!一路顧著後半大家過6米岩壁、過鋸齒諸險地。)

本人最想追尋的鋸東夢幻營地,被兩位藍波刀大叔捷足先登,紮好兩頂營帳,遮去它
大半形景,乍窺之下,完全無法反應得過來那就是我印象極佳的涼爽、松針、四周有屋頂
樹林的夢幻營地。為營地和睡覺而衝的老彭,愣蹲在夢幻營地旁的緩斜坡次營地,深思著
紮營此地的可取性;在他周密地四巡觀察下,坤銓大神飆來,老彭占卜之後,咱們順理成
章地續往下行—那是因為領隊完全無法辨識出來此地就是她的最愛!

下行25分鐘,咱們獲得兩處緊鄰的2T及1T平緩營地,符合挑剔彭植的要求:「我是來
度假的,怎麼能睡那種營地!」何以見得此地大獲彭植青睞?因為他的背包被棄置在較後
的1T營地,那裡比2T營地更平更無壟起的草根之類雜物,可以睡得很好,而且,其人早已
消失,用突然興起的無窮精力更往後長探有無更佳的營地(真是貪心)。hmmm,老彭要求完
美,近乎苛求!臺灣勤奮業界的另一個縮影。未久,經驗豐富老神在在的坤銓伴著大隊人
馬出現,引起一陣騷亂,兩營地倏然大熱鬧起來—那剛剛你們到底是在累什麼?

在領隊默默地極力想挽救她從西丘斯復出後就沒失手過的飯的同時,彭植在旁一直很
努力的試他攜自日本的秘藏單人條理包,準備給飢腸轆轆的大家一個香噴噴的意外驚喜,
除了不斷向聞著飯煙惴惴不安的領隊談論他的秘密武器外,還順便試吃並譏笑他第二鏟挖
自鍋底的半熟珍米。在領隊加水努力補救之際,彭植在旁繼續自言自語似地跟領隊說:「
遇到這種情形,我從來不做補救。」、「你水加的太多,才會有焦味又有沒煮熟的米。」
他是很認真在推敲他剛剛察覺的狀況,並解釋給頗冏的領隊聽,不過領隊已無暇反思確否
有理,補救之外,極想先眾人一步嘗一下日式高檔條理包—但是,倒在成功米上的條理飯
,就從飢餓的領隊眼前大剌剌地交給小ㄅㄨㄟ傳給帳內的大家了……然後,老彭沒有忘記
先在自己鋼杯裡留下彭植的一口。總之,第二包時被記得先有我一口,彭植這人還不算太
壞。肚子有底之後,我和老彭及洪澎湃站在帳外聊了好大一會兒。

「哇!夠澎湃!」偉琮探頭往忙碌加琪的料理盤裡觀看後,發出如此一聲讚嘆。今早
手捧一鋼杯稀飯的偉琮,面對琳瑯滿目的罐頭,再度發出一聲:「好澎湃!」如此簡潔有
力又讓操忙者甘心到肚內的表達語,能讓任何人不稱他洪澎湃嗎?反正他一路澎湃到羊頭
登山口,然後抱怨雨褲悶他到快燒起來了。下山換上短褲到武嶺後,又皮皮挫嫌冷風由下
灌入。

跟瑞育一起出隊太少次了,至今只知他很嘴泡,不知他也很學長!他不但默默地當加
琪的得力料理助手,更一路不著痕跡的邊抽筋、邊嘴泡鼓舞眾小前進,晚上八點水足飯飽
後,更領著大家開「行程記錄綜合檢討暨彙整大會」,已攤平的我,初聽頗覺瑞育主持出
色,然而漸昏漸夢,再驚醒時,隔帳已是一片笑鬧、八卦、胡謅八扯,有瑞育、有BenQ、
有小花、有慈馨、有小ㄅㄨㄟ、有…,看看錶,也才隔沒幾分鐘嘛!就這麼被極興奮的「
瑞育嘴泡天團」轟炸到九點多,哈雷路亞!他們終於累了、想睡了。

今天登羊頭的路途,天氣萬里無雲,山頂四環是景,層層疊巒,360度無限遠張。我
穿著BenQ和瑞育代挑的美麗飄逸花襯衫,先跟洪澎湃面向奇萊東稜大斥一頓,再轉頭環拍
、自拍、大家拍。經過昨天的心理適應,今日本隊眾人都能坦然接受花襯衫帶來的欣羨目
光和嘖嘖評語,大方而快活地一路穿著它們往羊頭山行進。多耀眼啊!上哪兒去找這麼有
活力又無敵花俏的一夥年輕人?我們為畢羊帶來了多少大自然的五彩點綴,屈指難數啊!
大家很有默契,花襯衫雖買自各處,買時亦非一齊採購,卻無一撞衫,花的款式也不盡相
同,真是太令人開懷了!感謝BenQ和瑞育謙虛出讓最花的襯衫給我,讓我一整個心花怒放
,完全彩繪山林,獻悅雀禽!淳諺的花色和我雷同,但是顏色還是我奪前鋒,看來大家都
領悟到畢羊隊的重心,真正是就甘心!慈馨、加琪也被迫換上花襯衫拍照,是謂融群。陳
小花當初跟我保證他帶的襯衫會是最花的,不慎遜掉了;小ㄅㄨㄟ倒是很有誠意,她的襯
衫腰間圍了一圈低調的花。我們成功地在羊頭山頂又偽造了一次夏威夷旅遊。

終程由神腿坤銓領軍,咻地狂下不見人影。畢羊也就光輝的結束在清境前雞媽媽雲南
料理館中,小花的五碗飯及慈馨嗑完整盤竹蟲後(加琪誓死不肯沾蟲一口)。

創作者介紹

喜豆blog

hido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